柯桥刑事辩护律师徐富

13867555548

您当前位置: 首页 律师文集 犯罪状态

关于继续犯追诉时效的计算

2018年7月6日  柯桥刑事辩护律师   http://www.wdgkqls.com/
我国《刑法》第89条第1款规定:“追诉期限从犯罪之日起计算;犯罪行为有连续或者继续状态的,从犯罪行为终了之日起计算。”根据刑法的这一规定,对继续犯犯罪行为的追诉与一般犯罪的追诉在时效上是有明显区别的,一般犯罪是从犯罪之日起计算,而继续犯则是从犯罪终了之日起计算。从刑法关于继续犯追诉时效的规定可以看出,继续犯无论继续的时间多久,只要犯罪处于继续状态没有结束,整个犯罪时间就没有完结,从开始到结束的犯罪时间都是一个犯罪,按照一罪处理,这就是法律规定继续犯按照一罪论处的法律依据。对继续犯时效的适用,在实践中难以解决,在理论上又颇有争论的是关于重婚罪的时效问题。
刑法界关于重婚行为是否属于继续犯问题存在着肯定说与否定说之争:首先,关于重婚罪是不是继续犯问题,肯定说认为,无论重婚者的重婚行为是采用的登记形式还是采用的非法同居形式,其侵犯的客体都是我国婚姻法中的一夫一妻制度,即使经过登记构成了重婚既遂,但这种非法同居的行为仍然出于继续状态;否定说认为,重婚者进行结婚登记或者非法同居确认其构成重婚行为之日起,犯罪行为即告完成,以后的继续行为对犯罪的成立没有影响。其次,关于重婚罪时效的计算问题,肯定说认为,重婚行为构成犯罪既遂后,非法夫妻关系的继续不仅仅是不法状态的继续,而且也是犯罪状态的继续,因此,对于构成重婚罪的行为,无论重婚时间持续多久,其追诉时效都应当从犯罪终了之日起计算;而否定说则认为,重婚行为构成犯罪既遂后,其婚姻关系的继续已经属于不法状态的继续,而不是犯罪状态的继续,如果以这种不法状态的结束作为追诉时效的起算日,无异于宣布重婚罪不受追诉时效的限制,这样有悖于法理。
司法实践中一般认为,重婚罪是继续犯还是即成犯,应当分别情况而定:对于采取婚姻登记形式构成的重婚行为,重婚行为者已经登记结婚,婚姻关系便形成,犯罪也即告成立,具备即成犯的构成特征,属于即成犯,因此,登记婚姻后重婚的时间是不法状态的继续,而不是犯罪状态的继续;对于以非法同居的事实婚姻形式重婚的行为,与采取婚姻登记形式构成的重婚行为的即成犯不同,非法同居是重婚行为者实施重婚行为的一种既遂形修订刑法一并进行追诉。根据这一司法解释含义,如果犯罪行为开始于新刑法施行之前,继续到刑法生效以后才结束,就应当作为新刑法生效之后发生的犯罪对待,适用新刑法。